• 2313阅读
  • 0回复

被女同事控制1 - 變奴的經過(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baaaaaa
 
发帖
831
铜币
228
威望
3
贡献值
1
银元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2012-11-27

被女同事控制1 - 變奴的經過
我想係度分享一下我的被調生活, 好多零碎事件, 就由如何成奴開始啦!
我係一名打工仔, 公司內的女同事多是近年所稱的「港女」, 一班港女同事經常多多是非, 對男同事就惡到死, 對住高層就發晒姣, 又現實又霸道, 對男同事仲係控制狂, 男同事一逆佢地意就一定被佢地鬧爆。不過這一種我好唔鐘意的「港女」, 其實又使我心中的奴性更出來, 加上班港女同事又唔係樣衰, 被佢地控制下都無妨。
其中一位叫 Phoebe, 佢身材瘦削, baby face, 唔係好有胸, 但可能因為佢太有性格, 同佢傾下偈總係有種冰冷感, 又成日著高跟鞋, 感覺成個女王咁, 佢成日唔多笑, 對眼好似好惡果種, 一笑就唔覺佢好開心, 係覺得佢恥笑緊你d乜咁, 唔知點解我好受呢 type, 所以成日借頭借路聊下佢, 當然佢都係十問九唔理我果種, 三句唔埋就寸到我死果隻。
有一晚, 我係公司做到八點幾鐘落去食個晚飯, 食完飯上一上返公司睇下 Phoebe走左未 (都真係好留意佢), 點知真係見佢一個人係度, 咁好機會當然要吹下水啦,
於是我走埋 Phoebe個位度就問: 「嘩! 成十點都未走? 好多 OT錢啦!」
Phoebe佢背住我, 個頭無轉過黎, 當然完全無望過我: 「癈話!」
然後我借勢話睇下佢個project做乜, 比下意見, 其實平時都好少同佢咁近講野, 我聞到佢個身好香, 令我更想同佢傾耐d。
之後傾傾下唔知點解佢突然問: 「小學果時你有無因為多咀, 被女老師用膠紙廉住把咀呀?」
我知佢想寸我, 話我而家多野講, 煩住佢OT, 咁我就答: 「都有既, 問黎做乜呀?」
Phoebe: 「當時感覺如何?」
我答: 「都無乜野呀」
Phoebe: 「你會唔會覺得封你咀的女老師好有權威? 好仰慕佢?」
我答: 「仰慕佢? 哈, 睇下佢靚唔靚啦!」我開始亂答
Phoebe: 「咁如果係我呢?」
佢咁問, 我當然借勢讚下佢啦, 攞d分, 多d好感。
我答:「你當然靚啦!」
跟住佢笑一笑, 又係笑到好似恥笑緊我果種, 然後佢就問: 「你咁講即係我而家用膠紙封實你把咀, 你會好仰慕我啦...你想唔想而家試下feel下我d女性權威呀?」

佢兜咁大個圏都係想叫我收聲, 咁我當然玩下野, 我又唔信佢會同我玩, 於是我答: 「試咪試囉」
Phoebe: 「一係唔玩, 一係就扮足老師同學生咁」
我答: 「好呀, 老師, 我準備好啦, 你想點呀?」
Phoebe: 「同我出去個文具櫃度攞巻封箱膠紙, 之後再去醫藥箱攞巻紙膠布過黎」
我轉身就去攞, 一路行一路個心跳得好急, 可以同 Phoebe傾咁多偈, 仲玩遊戲 (哈哈, 其實都唔知一陣玩乜)...
攞齊之後返埋佢個位度, 佢企左起身等我, 叫我合埋對眼, 展開個口...我照做, 跟住 Phoebe塞左d好似布料狀的物體入我個口度, 味道好似怪怪地, 我問佢係乜野黎 (不過講野已經唔多清楚), 佢就叫我收聲同合埋把口。
跟住佢先用一塊醫生紙膠布廉住我個咀, 就咁一塊細細塊的醫生紙膠布已經痴到我個咀開唔到, 但Phoebe未停, 佢諗住再用果巻封箱膠紙痴住我個咀, 佢用封箱膠紙時拉到好長好大塊, 總共分左四大張, 先用兩張打個大交义咁痴上我塊面度, 再加一上一下兩條平衡封住,唔只個咀, 我半塊面都被d封箱膠紙痴實晒, Phoebe仲用手好大力咁不停係我面上d膠紙度掃實d, 驚死d膠紙痴唔實咁, 我覺得佢有少少玩野, 突登痴到我成塊面都係膠紙, 等我睇落好似好白痴好醜怪咁。
跟住Phoebe指住佢個位後面個落地大玻璃, 叫我企係果度, 面向街罰抆耳仔。
我睇到佢上晒身, 個樣仲惡惡地咁, 好似真係當正自己係老師罰緊學生, 我都唔敢亂黎, 只好照做。
走到去玻璃前, 於是我就抆住自己對耳仔, 手臂垂底, 好唔願意果種。
點知 Phoebe佢行埋黎我後面, 拓起我雙手臂, 拓到打撗同膀頭平衡, 再推我埋玻璃度: 「抆耳仔雙手要成等邊三角形, 你個鼻同我一直掂住塊玻璃, 企直d!」
跟住佢見set好左我個罰企形, 就行返埋位做野。
Phoebe好專心做佢個project, 無再同我講野, 我只係聽到佢d電腦keyboard同mouse聲, 我把口被佢用膠紙廉到實一實, 唔好話同佢傾偈, 連大叫都唔得。
Phoebe一直OT, 半個鐘頭左右, 我雙手開始軟, 個鼻太近個玻璃, 所以有好多我呼出黎的霧氣, 可能我奴性發作, 我完全無諗過走, 反而覺得 Phoebe的權威同智慧, 三兩下手段就令我嘈唔到佢繼續OT, 仲好似個白痴仔咁被佢攞膠紙封住把咀, 罰企對住個街抆耳仔, 而佢完全唔洗理我。
係呢個時候, 我發覺我越諗自己被Phoebe整到咁, 我下面就越硬, 我開始偷偷地貼我條啫埋個玻璃度磨, 越磨越大動作, 點知磨下磨下突然聽到Phoebe叫: 「我有話俾你磨賓州咩? 企番好!」
我即時嚇左一跳, 原來Phoebe係我後面知道我做緊乜!
於是我唯有企好等 Phoebe放我走, 終於到差唔多十一點幾, Phoebe終於做完野收工, 我唔敢擰轉身住, 尤其是頭先磨賓州被佢睇到果一下, 真係好樣衰, 等佢叫我先轉。
Phoebe終於話我罰完企, 佢話:「我諗你都幾鐘意俾我罰, 我估得啱唔啱呀?」
我面都紅晒, 唔知點答, 不過知都答唔到佢, 因為把咀仲被佢廉住左。
Phoebe話: 「我而家返屋企, 你都走啦, 我知道你一個人住, 今晚你把咀都要一直咁樣痴實, 咁樣上床訓覺, 聽日返黎公司被我檢查完先准搣開佢, 知唔知道?」
我點點頭: 「(唔)(唔)...」
Phoebe: 「好, 我諗你今晚應該feel到女性既權威, 哈哈...」佢今次真係恥笑緊我咁。
緊住佢係櫃桶攞左個口罩出黎: 「俾個口罩你今晚同聽朝帶住搭車返工, 唔洗俾人見到你被我用膠紙廉實把咀咁異相, 不過要用我呢個, 因為我今日用過, 有我d口水味, 當益下你啦。」
我無得選擇, 只好帶住Phoebe個口罩搭車返屋企, 一直聞住佢d口水味, 條賓州又硬了起黎。
我返到屋企當然好聽話無搣到d膠紙, 但返到屋企第一件事唔係換衫唔係沖涼訓覺, 而係打飛機, 結果成晚係張床度諗住被Phoebe罰同個咀仲被佢封住, 條賓州成日硬, 訓唔到, 仲搵番Phoebe d公司相出黎打左好多次飛機。
第二朝帶返Phoebe個口罩返公司, 帶住個口罩都要左遮右避, 因為Phoebe痴到我成半塊面都係膠紙, 如果細心留意我應該會睇到我個咀被膠紙封住, 不過返工時間都無人理。
一返到公司就走過Phoebe個位度被佢檢查, 但佢好似唔秋唔睬咁, 我偷偷拎開口罩被佢睇, 佢對眼啤一啤我, 話:「得啦, 自己去廁所搣, 口入面條底褲洗返乾淨先俾返我!」
我碌大對眼望住佢, 當然無話可說 (有話都不能說), 估唔到佢琴晚襯我攞膠紙的時候除左條底褲俾我含, 仲要含左成晚, 唔怪之得一放入口就有陣怪味啦。
Phoebe: 「望乜呀, 仲唔去?!」
於是我入廁格搣番d膠紙, 原來醫生用的紙膠布係好好痴力, 唔知點解Phoebe會識咁樣封住我把咀, 真係過左成晚都仲咁痴, 吐番Phoebe條底褲出黎, 係紅色厘屎, 港女OL著d底褲都好sexy喎!
搞好就返埋位做野, 坐低無耐電話就響, 係Phoebe打內線過黎, 我一聽...
Phoebe: 「喂, 阿Day?」
我回:「係Phoebe, 乜事?」
Phoebe: 「你琴晚打左幾多次飛機?」
嘩, 我心諗, 有無咁直接呀? 唔係問我有無打, 係自信爆棚咁假設我一定有打, 一問就問我打左幾多次, 點答呀?
我回:「乜呀? 你講乜呀?」
Phoebe: 「你對我瞞下瞞下咁, 下次無得玩架啦喎...你覺得琴晚唔好玩?」
我回:「咁又唔係?」
Phoebe: 「你唔洗講都知啦, 被我咁罰法都繼續, 你應該係鐘意被女人咁對待, 你未答我問題!」
我回:「...6次....」
Phoebe: 「哈哈哈...哈哈哈...(佢係電話對面笑左好耐, 我都覺得幾醜怪), 你6次都諗住我黎打飛機?」


我回:「...係...係呀....」
Phoebe: 「我無話過批准你打飛機喎, 以後人前叫我Phoebe, 但人後就要叫我女王, 以後做我個奴, 所有野我話事, 你覺得點?!」
呢個簡直係夢想, Phoebe講得好啱, 我真係好鐘意俾佢控制的感覺, 我回:「好呀」
Phoebe: 「你點稱呼我呀?」
我回:「女王」
Phoebe: 「乖...聽日星期六, 我會上你屋企話你知我要既規矩, 你今晚唔准打飛機, 過左聽日你就知想打飛機應該點向我申請...知唔知?」
我回:「知道, 女王」... 女王沒有說再見就收線了。
轉載請註明出自香港調教樂園hkbdsmc http://www.hkbdsmc.com/bbs/,本帖地址:http://www.hkbdsmc.com/bbs/viewthread.php?tid=3981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